车主为修车租同款车拆零件更换 被判刑并罚款

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自己的进口奥迪车坏了,买零件周期太长,80后某公司总经理王某竟然租了个同款车,拆下零件装在自己的车上。归还车辆时,被车主发现。近日,普陀法院开庭审
产品咨询热线

  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自己的进口奥迪车坏了,买零件周期太长,80后某公司总经理王某竟然租了个同款车,拆下零件装在自己的车上。归还车辆时,被车主发现。近日,普陀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,王某涉嫌盗窃罪被判处拘役五个月,缓刑五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。

  2015年8月初,王某发现自己的奥迪TTRS车辆多处零部件受损,特别是传动轴及部分零件有划痕。通过咨询得知零件全部需由国外进口,从发货至国内再到维修完成至少需要半年。王某等不及,想出了一个偷梁换柱的办法。他在“凹凸租车”平台上租了一辆同型号的小轿车,租期为一天。后将车送至真北路某汽修厂内,将车辆的转动轴、后备箱装饰板、驾驶座车门音响盖板及内侧门把手等拆下装到自己车内进行替换。

  据租车公司员工小刘说,这款奥迪是他在8月26日从车主处提车的,后亲自将车交付给承租人。第二天晚上22时30分,他询问王某何时可以取回车辆,王某称因为私人原因需要晚些还车,不过得知延时还要支付额外费用时,王某拒绝了。小刘通过平台查看到车辆所在地址后,便前去查看。他发现被租借的奥迪车停放在真北路附近一家汽车美容装潢店内,巧合的是旁边停放着一辆相同型号和颜色的奥迪车,现场还四处散放着拆装车辆的工具。小刘觉得十分蹊跷但因未到归还时间不便询问,便第一时间拍照取证。23时许,王某打电话联系小刘还车,小刘询问为何车辆在汽修厂内,王某称在洗车。小刘初步检查车辆外观无异常后将车开回送还给车主。

  车主洪先生说,查看GPS时发现自己车在修理厂停了三四个小时,虽然外观没有什么异常,但是内饰有多处拆装痕迹,于是立马反馈给租车公司。经过奥迪4S店检查,确认车辆内部多处零件经过更换。经物价中心鉴定,被盗窃奥迪TT的传动轴价值人民币3934元,后备箱装饰板价值人民币367元,驾驶座车门音响盖板价值人民币79元,驾驶座车门内侧门把手价值人民币284元,共计人民币4664元。

  普陀法院审理后认为,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秘密窃取的方法盗窃他人财物,数额较大,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,依法应予处罚,王某有自首情节,依法从轻处罚。

  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自己的进口奥迪车坏了,买零件周期太长,80后某公司总经理王某竟然租了个同款车,拆下零件装在自己的车上。归还车辆时,被车主发现。近日,普陀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,王某涉嫌盗窃罪被判处拘役五个月,缓刑五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。

  2015年8月初,王某发现自己的奥迪TTRS车辆多处零部件受损,特别是传动轴及部分零件有划痕。通过咨询得知零件全部需由国外进口,从发货至国内再到维修完成至少需要半年。王某等不及,想出了一个偷梁换柱的办法。他在“凹凸租车”平台上租了一辆同型号的小轿车,租期为一天。后将车送至真北路某汽修厂内,将车辆的转动轴、后备箱装饰板、驾驶座车门音响盖板及内侧门把手等拆下装到自己车内进行替换。

  据租车公司员工小刘说,这款奥迪是他在8月26日从车主处提车的,后亲自将车交付给承租人。第二天晚上22时30分,他询问王某何时可以取回车辆,王某称因为私人原因需要晚些还车,不过得知延时还要支付额外费用时,王某拒绝了。小刘通过平台查看到车辆所在地址后,便前去查看。他发现被租借的奥迪车停放在真北路附近一家汽车美容装潢店内,巧合的是旁边停放着一辆相同型号和颜色的奥迪车,现场还四处散放着拆装车辆的工具。小刘觉得十分蹊跷但因未到归还时间不便询问,便第一时间拍照取证。23时许,王某打电话联系小刘还车,小刘询问为何车辆在汽修厂内,王某称在洗车。小刘初步检查车辆外观无异常后将车开回送还给车主。

  车主洪先生说,查看GPS时发现自己车在修理厂停了三四个小时,虽然外观没有什么异常,但是内饰有多处拆装痕迹,于是立马反馈给租车公司。经过奥迪4S店检查,确认车辆内部多处零件经过更换。经物价中心鉴定,被盗窃奥迪TT的传动轴价值人民币3934元,后备箱装饰板价值人民币367元,驾驶座车门音响盖板价值人民币79元,驾驶座车门内侧门把手价值人民币284元,共计人民币4664元。

  普陀法院审理后认为,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秘密窃取的方法盗窃他人财物,数额较大,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,依法应予处罚,王某有自首情节,依法从轻处罚。